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:三年内做成世界级音乐

“我作为低科技发言,没有任何高科技而言,所以大家只能看我这张脸了,好在面积很大,大家都能看清楚。”

 

今天(9月7号)下午,2015新网商峰会在黄龙饭店开幕。外号“矮大紧”的音乐人高晓松甫一出场,就开启自我陶侃模式,瞬间笑倒了参加2015新网商峰会的1200多个听众。

 

和之前滴滴总裁柳青、银泰商业CEO陈晓东侃侃而谈大数据的风格截然不同的是,高晓松一上来就大聊音乐,立刻把现场变成了live版的《晓松奇谈》。

 

今年年初,高晓松受马云邀请,出任阿里音乐董事长。

 

阿里巴巴和高晓松,看似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这让很多人一开始以为,高晓松出任董事,只是作为顾问挂名而已。

 

没曾想,高晓松认真了。新官上任,三把火烧得旺旺的。

 

先是在微博上轰轰烈烈地发起调查,求阿里的花名一枚,可见已经完全融入了阿里的文化:

“自从入职阿里,诸事顺遂。唯有花名一节,田伯光与瘦头陀先后被HR姐姐否决。无花名怎生行走江湖?于是技术发展部(简称技发与周武王同名伟哉)与HR联合发起重奖手机及其它,帮矮大紧起花名小行动。花名限两字,出处不限金庸古龙,金瓶梅肉蒲团小时代皆可。”

 

今天下午的新电商峰会上,高晓松认认真真谈了自己身上肩负的压力:“我当上阿里音乐董事长以后,我有了一种责任感。以前我是一个人,我说话比较随便,我就没有觉得我没有什么这个不能说的。

 

我可以我写的我的三六九拍,你做你高大上的音乐。

 

但自从戴上这个(阿里的工牌)以后,我就不能随便乱说话了,因为我们的对手太善于学习了,所以我今天不能在这里说,阿里音乐接下去要干什么。所以明年再见,我会告诉大家,阿里音乐干了什么,跟现在的不一样。”

 

虽然在阿里音乐的未来走向上卖了个关子,但高晓松谈起音乐来依然毫不含糊。

 

他对中国音乐文化的弊端浅谈了一二:

 

“在音乐这件事情上,我们跟全世界其他民族有很大很大不同。总结起来大的不同是什么呢?我们从小学地理书里,每介绍到一个少数民族的时候,都会说该民族能歌善舞,只有介绍到汉族的话就是地大物博。

 

所以总结成一句话,我们这个民族拥有少的、贫乏的就是音乐的基因。

 

但是我们这个民族有一个特点,虽然音乐基因很少,但是我们这个民族有全世界多的偶像崇拜基因,极其容易崇拜别人,崇拜的时候崇拜到不行,当然也很希望别人崇拜自己,也希望别人崇拜自己到不行,我们这个民族精髓就是要么我给你跪着,要么你给我跪着。”

 

高晓松觉得,汉族人从骨子里缺失音乐基因:

 

“大家看看中国的排行榜跟美国的排行榜,欧洲的就不说了,大的区别就是美国排行榜老能看到新人。

 

因为你老能看到一听好听的歌,这个人就一下子上去了,也有可能这个人就一首好听的歌,然后就上去了,然后又流星一样消失了。

 

如果大家实在有闲工夫的话,可以看一下中国的音乐排行榜,基本上三年不换人,永远是五个选秀艺人加几个小鲜肉。我们对人的崇拜,超过了对音乐的爱,这就造成了我们的现状。”

 

虽然音乐基因不强,但是中国人却很善于搞偶像崇拜:

 

“我们有一个特别大的市场,就是偶像崇拜市场。国外的奖项都是颁给音乐类型,但我们这里都是给人颁奖。我们这里颁奖叫港台受欢迎女歌手、大陆受欢迎女歌手,没有人颁音乐奖,都是给人颁奖。

 

 

基于中国音乐市场的这种特性,高晓松也希望,接下来可以利用好粉丝经济的特点,同时做好音乐市场。

 

台下的观众问高晓松,现在大数据让普通人用一些手段也可以“一秒变汪峰”,他怎么看?

 

高晓松觉得对于艺术创作来说,“大数据”就是一个悖论:

 

“大数据被人家吹得神乎其神,索尼够大吧?迈克尔杰克逊一去,索尼照样收入大减。你倒是用大数据做出5个周杰伦来呀?”

 

在高晓松看来,大数据不适用于艺术创作:“大数据的前提,是基于人都是同质化的,但是在音乐创作里,人是不一样的。很多经验是没法吸取的。做音乐是听从内心的召唤,在爵士乐出现之前,你倒是用大数据预测一下啊?”

 

作为阿里音乐的董事长,高晓松已经开始摩拳擦掌:“我和宋柯在国内国外行业内全部资源都有很大的掌控力,但一直没有一个平台去释放它。

 

这次来到阿里,欢欣鼓舞,我们俩毫不犹豫的把所有资源都拎起来。

 

这个头很大,有很多惊喜和新的经验给我们。所以我们觉得非常幸福,准备好好努把力干上一阵子。我们争取把这边在三年内做成一家世界级的音乐机构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